许仙与蛇:他不相信世间会有全美的女人

乐橙娱乐

2018-10-08

许仙与蛇:他不相信世间会有全美的女人1许仙右腿有个疤,酒盅般大。

有人问他:生过什么疮?他摇摇头,不肯将事情讲出。

其实,这也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,讲出来,绝不会失面子。 不讲,因为事情有点古怪。

那时候,年纪刚过十一,在草丛间捉蟋娜,捉到了,放入竹筒。

喜悦似浪潮,飞步奔跑,田路横着一条五尺来长的白蛇,纵身跃过,回到家,右腿发红。 起先还不觉得什么;后来痛得难忍。 郎中为他搽药,浮肿逐渐消失。 痊愈时,伤口结了一个疤,酒盅般大。

从此,见到粗麻绳或长布带之类的东西,他就会吓得魂不附体。

2清明。

扫墓归来的许仙踏着山径走去湖边。 西湖是美丽的。

清明时节的西湖更美。 对湖有乌云压在山峰。

群鸟在空中扑扑乱飞。 狂风突作,所有的花花草草都在摇摆中显示慌张。

清明似乎是不能没有雨的。

雨来了。

雨点击打湖面,仿佛投菜入油锅,发出刺耳的沙沙声。 他渴望见到船,小船居然一摇一摆地划了过来。 登船。

船在水中摆荡。 当他用衣袖拂去身上的雨珠时,船家!船家!呼唤突破雨声的包圈。 如此清脆。 如此动听。

岸上有两个女人。

许仙斜目偷看,不能不惊诧于对方的妍媚。 船老大将船划近岸去。

两个女人登船后进入船舱。 四目相接。 心似鹿撞。

垂柳的指尖轻拂舱盖,船在雨的漫漫中划去。

于是,简短的谈话开始了。

他说:雨很大。

她说:雨很大。

舱外是一幅春雨图,图中色彩正在追逐一个意象。

风景的色彩原是浓的,一下子给骤雨冲淡了。 树木用蓊郁歌颂生机。

保俶塔忽然不见。

于是笑声格格,清脆悦耳。 风送雨条。

雨条在风中跳舞。 船老大的兴致忽然高了,放开嗓子唱几句山歌。 有人想到一个问题:碎月会在三潭下重圆?白素贞低着头,默然不语。

高围墙里的对酌,是第二天的事。

第二天,落日的余晖涂金黄于门墙。

许仙的靴子仍染昨日之泥。 你来啦?花香自门内冲出。 许仙进入大厅,坐在瓷凳上。

除了用山泉泡的龙井外,白素贞还亲手斟了一杯酒。 烛光投在酒液上,酒液有微笑的倒影。 喝下这微笑,视线开始模糊。 入金的火,遂有神奇的变与化。 荒诞起自酒后,所有的一切都很甜。

3烛火跳跃。

花烛是不能吹熄的。 欲望在火头寻找另一个定义。 帐内的低语,即使贴耳门缝的丫鬟也听不清楚。

那是一种快乐的声音。 俏皮的丫鬟知道:一向喜欢西湖景致的白素贞也不愿到西湖去捕捉天堂感了。

从窗内透出的香味,未必来自古铜香炉。

夜风,正在摇动帘子。 墙外传来打更人的锣声,他们还没有睡。

4许仙开药铺,生病的人就多了起来。

邻人们都说白素贞有旺夫运,许仙笑得抿不拢嘴。

药铺生意兴隆,值得高兴。 而最大的喜悦却来自白素贞的耳语。 轻轻一句我已有了,许仙喜得纵身跃起。 5药铺后边有个院子。 院子草木丛杂,且有盆栽。

太多的美丽,反而显得凌乱。 这院子,许仙常常这样想,应该减少一些花草与树木。

但是,树木与花草偏偏日益深茂。

这一天,有人向许仙借医书,医书放在后边的屋子里,必须穿过院子。 穿过院子时,一条蛇由院径游入幽深处。

许仙眼前出现一阵昏黑,跌倒在地而自己不知。

定惊散不一定有效,受了惊吓的许仙还是醒转了。

丫鬟扶他入房时,他见到忧容满面的白素贞。

那……那条蛇……他想讲的是:那条蛇钻入草堆,但是,说了四个字,就没有气力将余下的半句讲出。

他在发抖。 一个可怕的印象占领思虑机构。 那条蛇虽然没有伤害他,却使他感到极大的不安。 那条蛇不再出现。 对于他,那条蛇却是无所不在的。

白素贞为了帮助他消除可怕的印象,吩咐伙计请捉蛇人来。 捉蛇人索取一两银子。 白素贞给他二两。

捉蛇人在院子里捉到几条枯枝,说了一句院中没有蛇之后,大摇大摆走到对街酒楼去喝酒了。 白素贞叹口气,吩咐伙计再请一个捉蛇人来。 那人索取二两银子,白素贞送他三两。

捉蛇人的熟练手法并未收到预期的效果,坚说院中无蛇。

白素贞劝许仙不要担忧,许仙说:亲眼见到的,那条蛇游入乱草堆中。 白素贞吩咐伙计将院中的草木全部拔去。

院中无蛇。 蛇在许仙脑中。 白素贞亲自煎了一大碗药茶给他喝下。

他眼前有条影不停摇晃。 他做了一场梦。

梦中,白素贞拿了长剑到昆仑山去盗灵芝草。

草是长在仙境的。 仙境中有天兵天将。 白素贞走到那么遥远的地方去盗草,只为替他医病。

他病得半死。 没有灵芝草,就会见阎王。

白素贞与白鹤比剑。 白素贞与黄鹿比剑。 不能在比剑时取胜,唯有用眼泪博得南极仙翁的同情与怜悯。 她用仙草救活了许仙……许仙从梦中醒转,睁开惺忪的眼,见白素贞依旧坐在床边,疑窦顿起,用痰塞的声调问:你是谁?6病愈后的许仙仍不能克服盘踞内心的恐惧,每一次踏院径而过,总觉得随时的袭击会来自任何一方。 白素贞的体贴引起他的怀疑。 他不相信世间会有全美的女人。 7于是有了这样一个阴霾的日子,白素贞在家裹粽,许仙在街上被手持禅杖的和尚拦住去路。 和尚自称法海,有一对发光的眼睛。 法海和尚说:白素贞是妖精。 法海和尚说:白素贞是一条蛇。 法海和尚说:在深山苦炼一千年的蛇精,不愿做神仙。

法海和尚说:一千年来,常从清泉的倒影中见到自己而不喜欢自己的身形。 法海和尚说:妖怪抵受不了红尘的引诱,渴望遍尝酸与甜的滋味。 法海和尚说:她以千年道行换取人间欢乐。

法海和尚说:人间的欢乐使她忘记自己是妖精。

她不喜欢深山中的清泉与夜风与丛莽。 法海和尚说:明天是端午节,给她喝一杯雄黄酒,她会现原形。

……法海和尚向他化缘。 8桨因鼓声而划。

龙舟与龙舟在火伞下争夺骄傲于水上。

白素贞不去凑热闹,只怕过分的疲劳影响胎气。 许仙是可以去看看的,却不去。

药铺不开门,他比平时更加忙碌。 他一向怯懦,有了五毒饼,有了吉祥葫芦,胆子也就壮了起来。

大清早,菖蒲与艾子遍插门框,配以符咒,任何毒物都要走避。 这一天,他的情绪特别紧张。

除了驱毒,还想寻求一个问题的解答。 他的妻子,究竟是不是贪图人间欢乐的妖精?他将钟馗捉鬼图贴在门上,以之作为门禁,企图禁锢白素贞于房中。

白素贞态度自若,不畏不避。

于是,雄黄酒成为唯一有效的镇邪物。

相对而坐时许仙斟了一满杯,强要白素贞喝下。

白素贞说:为了孩子,我不能喝。 许仙说:为了孩子,你必须喝。

白素贞不肯喝。

许仙板着脸孔生气。

白素贞最怕许仙生气,只好举杯浅尝。 许仙干了一杯之后,要她也干。

她说:喝得太多,会醉。

许仙说:醉了,上床休。

白素贞昂起脖子,将杯中酒一口喝尽。 头很重。 眼前的景物开始旋转。

我有点不舒服,她说,我要回房休息。 许仙扶她回房。 她说:我要在宁静中睡一觉,你到前边去看伙计们打牌。 许仙嗤鼻哼了一声,摇摇摆摆经院子到前边去。 过了一个多时辰,摇摇摆摆经院子到后屋来,轻轻推开虚掩着的房门,蹑足走到床边,床上有一条蛇,吓得魂不附体,疾步朝房门走去,门外站着白素贞。

怎么啦?床上有条蛇。 白素贞拔下插在门框上的艾虎蒲剑,大踏步走进去,以为床上当真有蛇,床上只有一条刚才解下的腰带!9许仙走去金山寺,找法海和尚。

知客僧说:法海方丈已于上月圆寂。

许仙说:前日还在街上遇见他。 知客僧说:你遇到的,一定是另外一个和尚。 上一篇:下一篇:。